在疫情的影响下,足球似乎距离我们已经很遥远了。于是,大家开始拿出一些经典的比赛重新回锅,我也想写写当年还没走上这个行当时错过的复盘。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2012年欧冠半决赛切尔西vs巴萨,那场比赛有太多太多必须记录的理由,比如红牌,比如点球,比如梅西,比如托妞,比如黄金一代的老去,比如等待复仇的三年。这一切,都浓缩在这提心吊胆却又酣畅淋漓的一百分钟里。现在,就让我们重回那经典的一夜……

有些基调,在比赛之前就已经定下基调。赛前,当时的皇马主帅穆里尼奥让助手鲁伊法里亚给切尔西提供了一份详实的战术分析,然后鸟叔亲自给他曾经的弟子切赫、兰帕德、阿什利科尔和德罗巴发了条“祝好运,决赛见”的短信,为了鼓励弟子更为了恶心巴萨,在这字里行间里你甚至能够看到鸟叔那张桀骜不驯又咬牙切齿的脸。不知道是不是切尔西的教练组没有收到鸟叔提供的战术板,亦或是当时的切尔西主帅迪马特奥在收到之后惊奇的发现这套体系和自己的排兵布阵完全吻合,总之结果就是,切尔西排出了和首轮完全一样的阵容。

其实,当攻克宇宙队成为一个世界性难题时,破解的办法就已经摆在眼前了:密防、反击、强力前锋、放弃中场。问题在于,如何把这套战术贯彻到底。首轮切尔西做到了,于是在斯坦福桥那场足以淹死梅球王的大雨中,凭借兰帕德、拉米雷斯和德罗巴纵贯半场的两传一射,切尔西拿下主场。即便这样,没有人能乐观起来,全世界球迷空前一致的忧心忡忡,为切尔西的客场之战出谋划策。所有人都明白,即使用战术武装到头发,切尔西依旧是凶多吉少,因为他们面对的毕竟是无所不能的宇宙队。

所以,在开场哨吹响之前,大部分人已经预测了整场比赛的过程:巴萨早早进球,切尔西被迫扯开防线,然后,被屠杀。或者,久攻不下,突然飞出一张红牌一个点球,然后像三年前那场比赛一样,巴萨带走胜利,留下非议。

事实上,比赛还真就按照预想的发展了,不仅两条线同时进行,而且,进程飞快。第35分钟,阿尔维斯斜传直插禁区左肋,昆卡传中,布斯科茨推射入网。两分钟后,特里在桑切斯身后用膝盖顶了一下他的腰眼,然后桑切斯开始倒在地上捂脸翻滚,全然不顾运动生理学中病症从腰到脸应有的漫长转移速度。裁判果断出示红牌,这个过程快的连镜头都没能跟上。

6分钟后,雪上加霜,梅西突破分球,小白推射远角。当巴萨打入典型的巴萨式入球时,,切尔西整个体系已经濒临瓦解。这时,相信大部分人都和我一样以为已经窥见了比赛的全貌,甚至开始担心诺坎普将被切尔西的鲜血染的一片猩红。当时,几个切尔西球迷微信我说关机睡觉然后消失掉,接着贴吧里一片混乱各种“哎呀呀,幸亏足彩单选了3赚到了赚到了”之声不绝于耳。

不知道有多少车迷在这一刻选择切断电源,反正第二天各路论坛里一片悔恨之声,就如同七年前那个夜晚只看了半场球的kop们。因为直到这时,这幕宏大而曲折的戏剧才进入高潮,最集中的戏剧冲突就此上演。

上半场伤停补时阶段,当所有观众还把精力集中在拉米雷斯累积黄牌无法在决赛中出战亦或是调侃这没什么因为切尔西根本不会出现在决赛赛场上时,神灯长传准确找到刚刚还在抱怨的拉米雷斯,巴西人在一瞬间便调动出南美人所有的灵动,轻巧挑射,球飞过半场比赛都没怎么热身的巴尔德斯,应声入网。客场进球到手,欧冠淘汰赛主客场制的销魂之处开始显现。

中场结束时,所有球员都绷着脸,想着各自的心事走下球场。切尔西球员缺乏自信不知道以10人之力能否扛住下半场,而弥漫在巴萨球员之中的,是半场结束前被攻入一球的不甘和焦躁不安。

足球的魅力就在于此,下半场开始之后,随着时间的流逝,双方的心态正在悄悄的发生着变化,不自信的逐渐自信,而焦躁的却愈加焦躁。塞翁失马从古到今都是个让人纠结的问题,今天也一样,我甚至觉得,正式因为卡希尔的受伤和特里的罚下,才使得切尔西统一思想三军用命,放弃进攻,专心打起了360。

于是,面对切尔西融入意大利风格的训练有素的防守,面对强壮的左后卫德罗巴和速度飞快的右后卫卡劳,焦躁的即将冒火的巴萨将所有弱点暴露在纸面上:看似进攻犀利实则手段单一,过分依赖短传渗透,外无远射高手内无头球强点,当禁区里放眼望去黑压压的全是腿的时候,巴萨终于无透可渗。好在,德罗巴出现在自家禁区里用他很不擅长的铲球放倒了法布雷加斯,巴萨获得点球。那一刻,我似乎听到了来自世界各个角落操着不同语言的无数球迷齐声惊呼:“完了!”甚至连切尔西球员自己脸上也写着这两个字,还有一刹那的绝望和听天由命。

然而,上帝宠爱了巴萨,也一样会眷顾别人。这个奇迹,是由仿佛被杜德克灵魂附体扭动着腰肢的切赫、从利物浦临时租借来的年度瘟神门柱君和八年来面对切尔西从未进过球的倒霉孩子梅西共同缔造的。接下来的画面,球炮弹一般射出,结结实实的砸在门框上,梅西仰天长叹。

之后的门柱和越位进球虽然惊险,但是比赛结果其实在梅西罚丢点球就已经决出了,巴萨气数已尽。再后来,就是最佳左边后卫德罗巴体力耗尽,迪马特奥在众人的不解之中换上慢慢腾腾不参与防守的托雷斯。最后时刻,不停黑着托雷斯的车子球迷突然发现,这厮接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解围球,然后长途奔袭,晃过门将将球打入,空留下瘫倒在禁区里的普约尔仰天长叹。

就是这么个情况,托雷斯给我们普及了一下关于半场传球不存在越位的足球知识,然后你惊奇的发现,他所有的懒散,悠悠荡荡,不反抢反而前插,都是有预谋的,也许是源于战术的布置,也许是出于前锋的本能,丫根本就是个卧底,骗了对手甚至骗了自己人,只这一球,托雷斯就仿佛值回那5000万。

最终切尔西在少赛一人的情况下总比分3-2力克巴萨,与拜仁会师决赛。而这也是瓜迪奥拉带队踢的最后一场欧冠比赛。

对于切尔西来说,那一夜如同伊斯坦布尔之夜,如同曼联两替补补时绝杀拜仁,如同圣托尔多单肩将意大利扛入欧洲杯决赛,从那天开始,车迷也有了一场足以津津乐道十年的比赛,在将来每一个困难的时刻,拿出这场比赛,谈一谈,说一说,嚼一嚼,便可治愈伤口,给人以力量,给人以希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